xhb_001

丁海笑:

年少时渴望远行,在陌生的地方,遇见流浪的旅人。后来,我成了那个游旅四方的人。——环亚旅行

21岁大学生捐献器官 将助5人“重生”

 医务人员向器官捐献者徐亮(化名)鞠躬致敬。(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供图)

  4月2日下午,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手术室进行了一台器官获取手术,器官捐献者是21岁的安徽大学学生徐亮(化名)。医生通过手术获取了他的双肾、肝脏和眼角膜,这些器官将至少帮助5个人重获新生,这也是安徽省首例在校大学生捐献器官。

  “妈妈,我的血管瘤破掉了,妈妈救我。”3月10日早上,徐亮起床后突然感觉剧烈头痛,在电话里和妈妈说完这句话后便晕倒了。当时,同学们急忙拨打120,将徐亮送到医院救治。

  徐亮是安徽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不久前刚过完21周岁生日。他在高中时曾被诊断患有颅内脑动脉瘤,几年来,徐亮和家人都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定期检查,小心谨慎地对待这个“不定时炸弹”。3月10日当天,徐亮被直接送进重症监护室,检查结果显示动脉瘤破裂,由于不具备手术时机,只能进行保守治疗。

  徐亮的父母接到电话后,从老家赶到医院,儿子躺在ICU的日子里,他们日夜守候在门外。几年的就医经历,徐亮的父母非常明白,颅内动脉瘤破裂意味着什么。3月20日,徐亮的父亲无意间看到医院内关于器官捐献的宣传栏,他想着,“如果有一天儿子救不回来了,就把他的器官捐献出去,帮助更多的人”。随后,他找到医生,第一次表达了捐献意愿。当时,经过医生诊断,徐亮的病情还未达到器官捐献标准,医生没有采纳捐献建议。

  4月1日晚,徐亮的病情急剧恶化,21岁的年轻生命进入“倒计时”。4月2日上午,徐亮父母再次表达器官捐献的意愿,医院对徐亮病情进行了评估,判定他为临床死亡,确认已达到器官捐献标准。在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见证下,徐亮父母办理了相关的捐献手续。当天14时30分,徐亮父母进入ICU病房与孩子道别,母亲含泪抚摸着儿子的脸颊,用毛巾为他擦洗,父亲则站在床尾悄悄地抹泪。15时44分,器官获取手术正式开始,手术医生顺利摘取徐亮的双肾、肝脏和眼角膜。

  据徐亮的辅导员汪老师介绍,平时在学校里,徐亮性格较内向,因为身体原因,他参加课外集体活动不多,但和同学关系不错。生病期间,徐亮班上50多名同学曾轮番来探望他,陪伴他。

  徐亮学习比较上进,经常向汪老师借阅一些书籍。在徐亮昏迷期间,他网购的考研书籍也到了,如今却用不上了。

  目前,徐亮的遗体已被父母带回马鞍山老家,遗体告别仪式将在4月4日上午进行。(郑慧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王海涵 记者 王磊)

(责编:初梓瑞、李昉)


“一生就做好这一件事”,他坚持43年在农村办了个图书馆

 新华社福州11月14日电 题:“一生就做好这一件事”,他坚持43年在农村办了个图书馆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闫珺岩 刘娟

  距离最初办起免费图书馆的时间,已经过去了43年。

  1974年夏天,刘石江还是个18岁的青年,刚刚从县城的高中毕业回到农村,意气风发地办起了一个“煤油灯下的图书馆”,把村民们从牌桌上聚集到了煤油灯下读书。

  如今,刘石江已年过六旬,鬓发斑白的他和妻子一起“留守”在村子里,为有需要的老人、孩子们固守着一间藏书7000余册的图书馆。

  刘石江打定了主意“一生就做好这一件事”,他的坚守打动了网友,引起了媒体关注,面对慕名而来的读者,刘石江说:“我的生命已融入图书馆,不管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一如既往地办下去。”

  身在乡野 心向“明月”

  去往福建寿宁县竹管垅村的路弯弯曲曲,盘山而上。刘石江的图书馆就深藏在这海拔600米的群山之中,山上的云雾笼罩着低矮的土木瓦房,贫穷也像云雾一样,困扰着这里的人们。

  物质的匮乏,带来的是精神的匮乏。农闲时,村民们除了打牌,鲜有别的娱乐方式。刘石江家的农舍,成了填补村民们精神需求的“高地”,阅读之风在此兴起。

  见到刘石江时,他正和妻子忙着整理书籍,身材不高的他几乎“淹没”在书堆里。

  刘石江家二层小楼的六间房里,有三间装满了书。书架上不仅有农业技术书,也摆放着《二十四史精华》《三言两拍》等文史经典。

  “书能让人长智明理,无论对城市人还是村里人来说都一样重要。不同的是,大城市里要读到书很容易,但在农村接触书的渠道就少一些。”刘石江感叹,乡村太需要图书馆了!

  刘石江会木工,靠着这项技能攒下了一些家业,他建起了乡里的第一座两层砖混楼房。乡亲们好奇地问他从哪儿学的,他掏出几本专业书说,“就靠这个。”村民们循着他的法子开始跟着书“自习”,把农业种植等技能提高了一个档次。

  还有不少贫困户常到他的图书馆,寻思着能不能从书里找到一些致富的方法,刘石江都会热情地向他们推荐茶叶种植等实用书籍。一些贫困户依靠科学种茶,逐渐脱贫。

  刘石江家也种茶,现在图书馆的日常运营都靠着夫妻俩每年2万元的茶叶收入在维持。妻子柳德声不识字,一起干农活“养活”这份事业,一双手因为采茶而长满老茧。

  “口袋里只要有几块钱,都会被他拿走去买书,一件漂亮衣服也没给我买过。”妻子忍不住抱怨,“但孩子们总劝我说刘石江做的是有意义的善事,是值得的。”

  虽有抱怨,但图书馆只要有人来,柳德声还是会热情地倒上一杯热茶,脸上挂满笑容。

  “要不是妻子支持,我也坚持不下来。”刘石江面带歉意,他特意找出了两人结婚时的照片,照片里两个年轻人面对未来满怀憧憬。

  生活总有许多变化 让他历经波折

  如果没有开图书馆,刘石江可能会是另一种人生。

  1979年高考前,有人喊刘石江一起去,可那时图书馆已成立五年,刘石江离不开。

  “人啊,有了牵挂,就走不了了。”刘石江说,“我要是走了,大家精神寄托的地方就没了。”

  刘石江放弃了高考,但命运没有放弃对他的考验,他先后从事过木工、养殖户、司机等工作,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让图书馆能一直开下去。

  最初,为了买书,身无分文的他在父亲的同意下,将家中仅有的一头猪卖了,又向生产队借了400元,才换回了1000多册书和一些书屋用的桌椅。这笔债务,他足足干了五年的活才还清。

  原本靠着政府发放的每月15元补贴,图书馆运营还算顺利,但1979年之后,补贴取消了,刘石江开始了赚钱养图书馆的漫漫长路。

  为了维持图书馆的运营,刘石江自学木工,做木凳、木床来卖钱。1988年,他手头攒下1万多元,次年建起乡里第一座两层砖混楼房,沿街的店面本可以经营小卖部,但他还是坚持辟为农家图书馆,免费开放。

  “生活总有许多变化,让我经历波折。”刘石江说。1989年,刘石江将图书馆交给妻子打理,到县城办起养鸡场,却以亏本告终,刘石江濒临破产。

  关掉养鸡场回到家后,刘石江手头只剩下了5000元,“再亏了怎么办?”刘石江心想,“还是全投入到图书馆里吧,这比较值得。”

  他想让图书馆一直开下去

  回忆起往事,他对家人还是心怀歉疚。那时候小女儿出生,生活压力陡增,“如果关掉图书馆,两个人都出去做生意的话,生活可以过得很好的。”

  但他还是放不下。

  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刘石江借钱考驾照,先后给人当过司机,搞过客运,跑过货物运输。

  “这是一段艰辛的往事。”刘石江说,曾经有人劝过他以这项公益事业进行募捐,他举棋不定,犹豫着不肯走这一步,因为一直以来,对于他办图书馆不盈利这件事,村民们是不太理解的,还有人在背后议论他“肯定有什么目的”。

  “2000年到2002年是最困难的时候,因为那时候不像现在有网络,大家对书的需求比现在大很多,每天图书馆都挤满了人,书不够读,又常常丢书。那时,我货车也不开了,想多买一点书也没办法。”刘石江回忆,他只能去向县文化局申请募捐,很快得到支持。

  刘石江拿出一本用塑料纸精心包好的账目簿,上面清清楚楚地记录着收到的每一笔捐款,一共募集到接近3万元资金,“这是大家对我的支持,我心存感激。”刘石江手捧着账簿说。

  43年来,投入的钱已经数不清了,“估计有几十万吧,但是我觉得很值。”

  “哪一天我走了,我要把图书馆捐出来,让它一直开下去。”刘石江说。


“美好社区计划” 启动 践行社工使命 助力社区养老建设

    社区是社会的基本单元,也是社工开展服务的主战场。发挥专业的作用、扎根社区、解决社会问题、促进民生福祉、推动社会经济可持续的发展是社区工作的重要历史使命。自2015年到2017年专业社会工作连续3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社区、社会组织和社工被简称为“三社联动”。“目前,三社联动发挥社工专业作用,已成为全国范围内创新社会治理方式和提升社区治理能力的重要手段,也是创新社区服务模式的具体实践。”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京近日在首届全国社区创新与发展大会暨全国智慧社区建设博览会上表示。为了推动智能社区、社区养老等建设,“美好社区计划” 在大会上同步启动。

秦岚:做公益让我更加懂得珍惜

   Q:你做公益的年限不短了,参与了包括为贫困孩子募捐、为农民工子弟送温暖、为善行者公益徒步筹款等多个公益项目,也担任了包括“爱心包裹”、“彩虹计划”、“希望从行动开始”等多项公益活动的形象大使。这么多年的公益做下来,你最大的感触是什么?于你自己有什么改变和收获?

    A:这些年做的每一个项目,除了感动,更多的是开心,当看到善款和物资给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手中,看到他们脸上露出的笑容,看到大家的每一份爱心都落到实处,我就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这是特别开心的事情。


慢食堂:

午万万:

···彩虹系主题早餐之—第六天【蓝】
【蓝】Blue-蓝是浩瀚深邃万里晴空迷一样。

“蓝”可把我难到了!什么水果蔬菜是蓝色呢??什么呢?好几天了一个没想到。
可睡前忽然开窍、既然没有蓝?又体现蓝?那就用“缺少”这个概念如何?让人一看便知--我的主题是“蓝”—BLUE!